今年夏天,大二升大三

大学过半,关于大一和大二的那些记忆,关于大三大四的那些憧憬,胡思乱想一番,还是值得记录下来的。。。

其实还没放假的时候就想着写点什么了,怎么说…留个纪念?做个标记?也可能就是想写点什么。一直拖到今天才动笔写,原因一个字—-“懒”…想想这貌似也是两年大学里学会的最好的一种“能力”了(此处应有呵呵表情)。
大学上了一半,接触了很多人,也遇到过不少事,人有傻逼事有不顺,用某同学的一句话来说就是:“世界那么大,傻逼那么多,总会遇到几个,笑笑就好。”当然,这两年接触的人也不全然是傻逼,遇到的事也不都是”遭遇”。嗯,坚信好人好事还是很多的,在遇到她、他、它之前,自己做最充足的准备就好。
好了,前奏铺垫完了,进入正题。两年大学,有太多东西应该记录下来,但又不知道从哪落笔。”一路奔波“,有蓝天白云,也有阴雨连绵,有宜人景色,也有荒芜落魄……

路上的人

先说说舍友吧,待在一起时间最长了。上大学之前,好多人并没有寄宿过,所以很期待大学的集体生活,我因为初中、高中都是住宿,所以还好,唯一期待的就是这次的舍友来自不同地方……五人一寝,都来自不同地方,天水壕祥,sex都壕初,泰州LT,魔都CM,当然还有我—来自山旮旯连云港。第一天,舍友走的都是“安静美男子”的路线,现在,一个个怎么看都是“狂野的糙汉子”……和舍友相处两年了,是挺快的。相处的都还愉快…..第一次上课集体迟到,你逃课我喊“到”,学期末一块儿”做最后的挣扎“,放假前宿舍拼酒……,当然,也会有小摩擦,一觉过后笑笑也就过去了。有人说,大学舍友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兄弟,好像也是有道理,大学四年,绝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宿舍和舍友呆在一起,即使上课也坐在一排,了解互相的生活习性,吃喝拉撒全在一块儿,熟的不能再熟,所以一定要好好相处,好好珍惜。
班级36个人,男女比例8:1(男8女1),真的很难让人接受…..心累……大学两年了,对班级同学的了解少之又少,互相之间的接触差不多只有见面打声招呼,有事通知一声……大一那会儿,两个班的人都认不全,好多人叫不上名字,大二还好,平时通知事情啥的,两个班的人都能认全了,自己班的同学也比大一那会儿更了解了,大概知道谁有女朋友了,谁谈男朋友了,谁失恋了….哈哈…开玩笑了,“洞察力”还么那么强。还有两年,尽量做到多了解,平时发通知尽量继续做到挨个宿舍通知,多了解,多关心。
大一进了一些社团,也认识了一群人。“一堆”学长学姐….院会外联部老部长畅哥,美丽的副部单学姐,安静的石学长,青协的左学姐,辩论社的胡副部和“最佳辩手张学长”……还有一群兴趣相投的小伙伴,一起办活动拉赞助的外联小伙伴,XZ、MJL、LT….一块儿打辩论的ZR、ZCW、WQ…还有好多,继续说下去估计要写好多了,就不一一再说了,有一句话这么说的”美好的记忆留在心里就好了“,大一到大二,有这么一群小伙伴,大学的社团活动也算丰富多彩,知足了,哈哈。
还有一群实验室里的技术宅,嘲讽狂人WJ,会魔术的国防生DH,学霸CZC,组长CBZ,厉害的ZWC……生活在一群技术宅中间,真是亚历山大啊,瞬间就觉得自己low到爆…还好他们从来不会嫌弃我…..当然,除了WJ,他是实验室公认的”嘲讽侠“,遇人必嘲讽,我们都习惯了…哈哈…WJ不要打我dfdvffdsfert(面部与键盘有了一次亲密接触…)。
一群人,有的人是没开学就在网上认识了,有的是志趣相投聊得来的,有的给我这个freshman很多建议的学姐学长,有的是一次活动就认识了的,还有的是朋友的朋友….总之,这两年,遇到这么一群人,上课一起迟到,聚会一起狂嗨,活动一起“辛苦”(其实并不辛苦,即使辛苦也不会白费),还不错,知足。当然,世界那么大,傻逼那么多,总会遇到几个,有些人,不值一提了,也懒得说了,不好的都忘掉,只记住好的就行了。还有两年,珍惜眼前人。

路上的景

旅行中,第一站的风景总是让人充满期待。大学这趟列车的第一站风景的必然是学校的环境了。开学第一天,做了五个小时的汽车,哥从车站接我到学校,第一次进南邮,“卧槽,学校真tm大,有山有水…”。后来逛了一圈才发现,校园其实没有那么大,建筑没有那么有”特色“,图书馆没有那么”宏伟”,绿化也没有那么beautiful,绿化面积甚至不及我们高中……顿时感觉大学不过如此,仅仅是环境,就和自己理想的大相径庭,也许因为是新校区吧。好吧…既来之则安之吧,这些都是“外在”的,南邮是所“内涵美”学校,当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….(现在证实当时是想多了…)
刚进大学不到一周,就干了一件比较”疯狂“的事儿。第一次大学班干部竞选,我参见了,而且竞选的是班长。结果,”出乎意料“的落选了,记得好像是差了3、4票……为啥说“出乎意料”?因为我觉得我准备的很充分了,自认为也够优秀。(真不知道当时哪来那么大勇气,那么大自信…)记得我当时还写了大半天的演讲稿,想着要好好阐述一下我的“思想”….然并卵,最后还是落选了,后来想了想大概是自己当时太过自信了吧…..有时候,有些事不需要做100%的准备,也许做到99%就可以了,留1%的余地给自己一些压力,才更有动力去做好。有了第一次的”教训“,第二次班长竞选险胜。干了一年了,算是明白为啥老班长”心累“了,和高中、初中完全不同,一个”圈养“,一个“散养”。虽然“心累”,但还会坚持,像辅导员说的”坚持到毕业,你就成功了“,不能完全做到”随叫随到地为人民服务“,至少要做到“在其位谋其职”。
有一种短信叫”收到请回复,谢谢!“。
由于某些原因,教官不够用,我们学校只能把把仅有的教官”谦让“给兄弟院校了,这样做的直接“后果”就是,我们那年军训安排在了10月中下旬,其他学校同学都在白天顶着大太阳军训,晚上三叩九拜请雨神时,我们在上课!吹着空调+风扇!就是这么爽!军训推迟,开始上课,各种社团招新也扑面而来,报名各种社团学生会,想着终于自由了,要好好施展一下(其实是想玩一玩),那段时间填各种报名表,什么讲解队、辩论社、院会、校会、青协……手机短息全都是“同学,你好,请与xx时间到xx地点面试,收到请回复”,从圆楼到教学楼,到活动室,再到大活……,从晚上六点到9点半……记得有一个星期,好像每天晚上都有面试,有时候时间有冲突了,实在排不开了只能放弃,当时真的是什么都想试试,就想看看自己行不行……面试过程从一开始自我介绍都紧张,到后来厚着脸皮和学长学姐扯淡,不管结果怎样,脸皮是变厚了点儿,也涨了不少经验。记得当时校会面试有5轮,真的是惊呆了,是直接面试部长了么,然而我在第5轮面试时候被刷了下来,也不算遗憾,没想到能扯到最后一轮。大学就这样在各种面试中开始了(并不是从军训开始的,我们10.25才开始军训,没被晒成黑蛋儿),每天晚上忙各种面试,当然,也没白忙活儿,进了辩论社,进了青协,进了院会外联部……后来,整个大一的空闲时间就在一种“收到请回复,谢谢“-”收到,谢谢,陆元福“-干活or开会的循环中度过了……
大学生依然是学生,上课考试避免不了,虽然你可以选择不听,不上,考试依然会有。高数、线代、C语言……简直不能忍。刚开学那会儿大家好像都很认真,很努力,上课认真听,下课泡图书馆,好像都还有高三那会儿的劲头,还有那种氛围,再后来,慢慢感觉上课玩手机、睡觉的多了,宿舍玩游戏的也多了,开始有些这样的声音:”大学学习不重要,重要的是人脉。“,”那么努力有屁用?绩点就是个数字而已,没价值。“”学啥学?学了10多年不还是这样?先玩玩“……瞬间感觉,“卧槽,就你一个人还那么拼命,到底有没有用?大学到底要干啥?我要干啥?”

当沿途的风景开始变得荒芜,我开始不知所以了。
过了大一上学期的“新鲜感”和“充实感”,大一下学期,我开始想这想那,开始乱了阵脚了…那段时间各种烦事儿都找来了。当时就感觉大学和自己想的差好远,完全不一样啊,南邮也并不是一所”内涵美“的学校,自己也是烂到不行。纠结很多事儿,大学到底要怎么过?窝宿舍过四年还是找点事儿填满自己?遇到的一些事儿怎么解决?不管不问还是认真处理?上课是认真听做个“学霸”还是玩手机睡觉做个学渣?接收不满的现状还是努力去改变?转专业还是留下来?有各种事儿去纠结,所有的决定都在那一段时间里出现了,你不知道怎样做是对的,怎样做又是错的,而且好像每一个决定都不允许你做第二次,做错了自己后悔去,做对了庆幸一番。那段时间,真觉得要是有一个”先知者“可以开导开导我那多好,应该也不至于纠结那么多。后来和几个学长学姐聊了一些,和哥聊了一些,现状和理想总是有差异,尤其是抱有很大的期望的时候。现在能做的没别的,就是接受,没必要考虑那么多,也没必要纠结那么多,纠结的再多,没用,有些事是现实,没选择。每天晚上,开始跑步,纠结的事一件一件想,开始试着做决定,决定了以后不允许后悔,不后悔就是正确的。现在看来,不后悔,至少是现在不后悔。

路上的感

珍惜眼前人。
做好眼前事。
一“正”一”圆“待人接物。

写的还不错?那就来个红包吧!
0%